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致明德奖金制度 >> 正文

【丹枫】真假儿子(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王桂花老人七十多了,她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儿子张来喜虽然没有告诉她到底得了什么病,但她自己知道,她在这个世界上也许去日无多了。

她想到了自己身后的事情,不能给儿子张来喜带来任何的麻烦,这个农村老太太竟然想到找律师。

在海林律师事务所,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律师高丹琳,请她将来为自己处理后事。

一切事务办好之后,走出律师事务所,王桂花老人心里舒坦了很多。来广州已经十年多了,几乎没来过公园,今天她来到一个公园,慢慢地走着,慢慢地想着……

那是三十年多前了……

王桂花做事总是风风火火的,家里大事小事都要靠她,丈夫田小能,一辈子老实巴交,又常年生病,什么事情也指望不了他。

田大壮是王桂花唯一的儿子,连续几年参加高考,总是名落孙山。

因为王桂花就生了这么一个孩子,田大壮从小娇生惯养,养成了好吃懒惰的习惯,什么事情也不想做,就怕吃苦。当时正值分田到户,王桂花想让儿子回家帮她种地,她一直认为农村人只要有饭吃就行了,上大学谈何容易。

田大壮为了能够再次参加高考,多少天来不吃不喝躺在床上,王桂花絮絮叨叨、骂骂咧咧说个不停。母子俩闹得不可开交。

王桂花一直不同意田大壮复习,二十多岁的人了,已经复习几年了,复习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考不上了又是一年,家里的条件实在是不允许儿子复习,要他和自己一起去种地。

一天又一天,王桂花实在不能容忍田大壮的游手好闲,拿起一根木棒打向田大壮。

田大壮像死人一样,一动不动地任母亲打他。

高考落榜,心情特差的田大壮,在母亲打他数下之后,突然上去夺下母亲手中的棍子,狠狠地一把推到了母亲,在母亲的大骂声中,愤愤地跑了出去。

王桂花骂着追跑出去的田大壮,引来了不少邻居围观。

田大壮觉得自己的脸被母亲丢尽了,本来没高考失利了几年够丢人了,母亲还这样对他,当时死的心都有了。

他发誓,一定要离开这个让他丢脸的地方,坚决不种地,哪怕是出去流浪。

丈夫田小能气得哮喘病发作,王桂花气得直跺脚。

田大壮在外游荡了几天,实在没有好去处,只好又回到家中。但从此与他的母亲形同路人,只要在家里,他几乎不说话。

看着如此倔强的儿子,王桂花很无奈,她只有投降,又一次借钱给儿子去复习。

田大壮拿着母亲给他的钱,带着气愤,带着傲气,离开家,去镇上学校继续复习。

田大壮经过努力,两年后终于考上了外省的一个大学。为了筹够学费,王桂花着实花费了很多心血。

田大壮终于踏进了大学之门,但他一直以为是自己的坚持才考上的,他发誓一辈子不再回这个鬼地方。

大学四年,田大壮没有回家过,除了偶尔要钱写过一些书信之外,跟家里没有多说过一句话。

四年之后田大壮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杳无音信。至今已经三十多年了。

父亲田小能去世也没有联系到田大壮。

王桂花也想过去找儿子,一是因为贫穷,二是自己也没出过远门。但不管怎么样,王桂花相信,只要儿子活着,总有回来的一天。

十年前,王桂花家因为拆迁,她得了一大笔钱,想想那个“杀千刀”的儿子,王桂花跑到老头田小能的坟前哭了半天。

听说有人在广州看见过儿子,王桂花半信半疑。在王桂花看来,儿子如果还在人世,这么多年一定会回来看看,不至于为当年要复习跟她闹的事情耿耿于怀的。

这次王桂花下了决心,一定要找到儿子,把所有的家当都给儿子。她决定去找儿子,不管怎么说那是自己身上掉下来是肉。

王桂花处理好家里的一切,踏上了广州寻找儿子的征途。

根据乡人提供的线索,王桂花到了广州市区。

可怜王桂花六十多岁了,一生从未去过离家五十里的地方,来到这人山人海的大城市,拿着儿子二十年前的照片,逢人就问,见人就说,茫茫人海,儿子啊,你在哪里啊?

王桂花是哭干了眼泪,说破了嘴唇。

来到广州好几个月了,儿子还是一点消息没有。绝望的王桂花感到自己心力交瘁,终于病倒了。

一天外出就医,回旅馆途中,她晕倒在路旁。

电子厂的工人张来喜正好下班路过,看到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晕倒了,立即停下破自行车。

张来喜把老人背进了医院,医生说老人身体没什么大问题,只是郁积过度,导致昏厥,好好调养些日子即可痊愈了。

张来喜是山东人,来广州打工多年,在市郊租了两间平房,和妻子还有两个孩子生活在一起。

张来喜对王桂花说:“你和我母亲年龄差不多,如果不嫌弃,就跟我回家。”

看着和自己儿子一般大的张来喜,王桂花热泪盈眶,握住张来喜的手久久不肯放下。

张来喜带着王桂花来到家里,妻子何成兰正在烧饭,张来喜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何成兰。何成兰从小没有了母亲,一见到王桂花就觉得特别亲切,亲自安顿王桂花的床铺,两孩子也不停地围着王桂花叫着奶奶。

王桂花本来身体就很好,只是因为找不到儿子焦虑过度才昏厥的,在来喜家住了十多天,身体便硬朗了许多。

何成兰在市郊做鸡蛋饼的,每天晚上要把食材准备好,天不亮就要出摊,周边正在建大楼,很多工人都来买王成兰的鸡蛋饼。

王桂花每天都帮着何成兰,这让何成兰很不过意。王桂花对他们说:“我身体很好,承蒙你们收留,帮助你们做做事情也是应该的。”来喜夫妇觉得有个好帮手,感激不尽,对王桂花更加体贴。

王桂花帮张来喜一家什么活都干,外人都以为他们就是一家人。相处时间长了,一家人都喜欢王桂花,王桂花也非常喜欢来喜一家。何成兰说来喜和她从小都没有母亲,非要认王桂花做娘,王桂花非常激动,就默认了。

从那以后,张来喜、何成兰就管王桂花叫娘,一家人相处得非常融洽。

不过王桂花经常要去城里去走走,每次回来都不停地揉腿,显然跑了许多的路。来喜夫妇问过王桂花,但王桂花没有回答,来喜夫妇也不便多问。

那天王桂花又去城里了。傍晚时候老太太才回来,脸色苍白,还一瘸一拐,她被人撞了。

看着老太太痛苦的模样,来喜跟老太太商量,以后进城让自己陪着一块去,好照应。

何成兰服侍这老太太很长时间,王桂花才能下地走路。

何成兰对老太太服侍非常周到,人心都是肉长的,王桂花决定没有必要再隐瞒什么了,她把自己进城找儿子的事情告诉了何成兰。

来喜夫妻直到现在才知道王桂花为什么经常要进城去,原来是去找儿子的。

来喜说:“娘,找大哥的任务就交给我吧,我一定会帮助您找到儿子。”

王桂花听了来喜的话,停了半晌,摇摇头,无限感慨地说:“不找了,这么多年了,也找不到了,你就是我的儿子。”

从那以后的几年里,王桂花真的很少再去城里找儿子。可来喜信守诺言,到处打听娘的儿子的下落。

一晃,老人到来喜家已有五年多了,也似乎不大提起找儿子的事情,但来喜却坚持利用业余时间到各处去打听田大壮的下落。

有一天,来喜打工的电子厂里来了好多人参观学习。来喜看到有一个人似乎眼熟。他想起了田大壮,当即拿出娘给他的照片,对照一下,看此人比照片上的人时尚发福了很多,但相貌还没怎么变。

来喜喊了一声:“田大壮!”

那人转过头来,诧异地看着来喜,来喜又喊了一声,那人站在那里愣住了。

“你是叫我吗?”

“你是田大壮吧?你的父亲叫田小能,你的母亲叫王桂花吧?”

“你怎么知道?”

田大壮是江苏人,听着这个山东口音的人说出自己父母的名字,他愣住了。

来喜确认这人就是娘要找的儿子。

来喜把王桂花的事情告诉了田大壮,想让他跟自己去看看母亲。没想到田大壮说了这样一句话:“我离家二十多年了,早已断绝了与家里的一切往来。你就让我母亲以为我死了吧。”

来喜拉住田大壮:“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

可是田大壮毅然绝然地推开来喜,径直地走了,连亲生母亲的近况都不问一声。

来喜愣在那里好大一会儿,然后掐了一下大腿,才意识到这是真的。不禁唏嘘起来,很为娘感到愤愤不平,更为娘感到悲哀。

来喜回家把找到田大壮的事情告诉了何成兰,他不敢告诉娘,怕娘伤心。可来喜的儿子在旁边听见了。

来喜的儿子已经十六岁,跟奶奶特别好,他悄悄地告诉了奶奶父亲找到了田大壮的事。

来喜见儿子告诉娘了,瞒不住了。但是体谅娘心理的来喜,还是吞吞吐吐地对娘说,那人可能不是田大壮,如果是他一定会来看自己的母亲的。

感受到来喜说话的语气,王桂花心里清楚,这个“杀千刀”的儿子是不想认她了。她让来喜打听田大壮的地址,她要亲自去看看。

来喜终于打听到了田大壮的地址,王桂花默默地记在心里。

王桂花又进城了。为了试探儿子田大壮,她穿得很破旧。

王桂花想来想去,儿子毕竟是儿子,如果他真是田大壮,不会不认自己的亲生母亲,

王桂花在来喜提供的地址附近,徘徊了一天又一天。终于有一天看见了儿子从小车上下来。

她急切地跑上前去,喊儿子的乳名,说道:“大壮啊,我是你妈啊,这么多年了,妈妈终于找到你了!”

田大壮看到一个破衣烂衫满头白发的老妇人喊他,愣了一下,转过头去只当没听见。紧跟身后的田大壮老婆,还厌恶地对王桂花说:“你认错人了吧?”

“我自己的儿子我能不认识吗?”

“田大壮,你不是说你是孤儿吗?怎么跑出来一个妈?”

“老太太,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儿子。”田大壮说完连忙拉着老婆走进了电梯。

此时天就要下雨了,王桂花站在高楼的屋檐下是那么的悲凉。找了二十多年刚见到的儿子,竟然一句“认错人了”就打发了自己。

王桂花一脸茫然。儿子就在眼前,可是却说不认识自己。

一直以为找不到儿子了,现在找到了还不如找不到。王桂花的心凉到了极顶。

以后王桂花多次进城找儿子,儿子看见他就躲得远远的,就是撞到面也只当没看见。

罢了!罢了!

王桂花这回死心了。

王桂花死心塌地地跟着张来喜生活了,从找到儿子田大壮到现在已经五年了,她偶尔也不甘心地进城去看看,但田大壮一直就不认她这个妈。

老太太又进城。

这次老太太两三天才回来。回来时是坐一辆小卡车回来了。车上有一辆新的二轮电动车和一辆三轮电动车,三轮车经过了装修,上面装有崭新的做蛋饼的工具,还有电视机、冰箱,以及不少的衣服。

老太太笑眯眯地看着来喜夫妻,王桂花的举动吓坏了张来喜夫妇,他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老太太笑着说:“来喜,你上车,你帮娘把东西搬一下。成兰,你把家里的东西收拾收拾,马上我们回来就搬家。我在离这里不远处租了一个套间和一个大车库。”

张来喜夫妻愣住了,这老太太哪来这么多的钱?

来喜木然地上车,跟着王桂花到了一小区,王桂花租了一楼一套间,对面还有一大车库。

把东西搬下来后,来喜跟着王桂花去了他们原来居住的地方,把所有东西都搬了进来。两个孩子看到这么大的房子,看着那里洋气的家具,高兴地直跳。

王桂花看着来喜夫妻的惊诧,直接就告诉他们:“来喜啊,不瞒你们说,我找儿子这么多年了,找到了又怎么样?他不认我了,你现在就是我的儿子,我有钱就是给儿子的。这么长时间了,我就把你们当成了我的孩子。”

王桂花一如既往地帮着来喜一家,生活得很幸福。

眼看王桂花到来喜家近十年了。最近身体很不舒服,来喜带她进城里大医院看了。完了,医生单独和来喜嘀咕了半天,到她跟前告诉她得了胃炎,可能要进行手术。

王桂花虽然七十多了,但她也是念过几年书的,她知道自己可能得了什么病。

就在做手术前几日,她又进城了。这次她去了律师事务所。

手术如期举行,但效果不是太好,老人一天天地消瘦下去,半年后就皮包骨了。

王桂花老人不能起床好些已经日子了。

何成兰早已经不去摆摊做蛋饼了,自从王桂花得病就一直在家专职服侍。她对老人是尽心尽力,嘘寒问暖,端屎拉尿,比对自己的亲娘还要好。王桂花看着眼里,记在心里。

进城见律师的事老人对谁也没说过,现在想想自己的做法是对的,她心里安慰了很多。

王桂花生病期间,来喜去找过田大壮几次,每次都遭到田大壮的训斥,他一直不承认王桂花就是他的妈妈。

王桂花不行了,来喜跪着求田大壮来看下自己的母亲,但田大壮就是没来。

来喜从没告诉过王桂花这些,他恨田大壮的无情。这十年来他们和王桂花之间的关系胜似亲人,他把王桂花当成自己的母亲来孝敬,他觉得老人太可怜了,他庆幸自己有个善解人意的妻子,有两个懂得孝顺的儿子。

王桂花老人走了,她没有能等到自己的儿子田大壮,但她是幸运的,她有了儿子张来喜。

临终前,王桂花拉着来喜夫妇的手,断断续续地说:“你们好心一定有好报的。”

王桂花老人下葬了,在当地居委会的帮助下,张来喜为老人买了墓地。

老人葬礼后的不久,张来喜接到海林律师事务所的通知,要他们夫妻去一趟。

来喜夫妻来到律师事务所,惊诧地看到田大壮也在。

高丹琳律师通读了王桂花老人的遗嘱:“我的遗产158万元全部由儿子张来喜、媳妇何成兰继承,亲生儿子田大壮无权干涉。”

律师读完遗嘱,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张来喜、何成兰哭了,田大壮也哭了……

黄昏,有人看到一个高大的近五十岁的男人在王桂花的坟前跪着,他大哭不止。

那是田大壮,他哭的是内心的忏悔,还是哭那158万的遗产?不得而知……

但真儿子不真,假儿子不假的故事一直在当地流传着……

治疗癫痫黑龙江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人可以手术治吗
黄石癫痫病治疗中心

友情链接:

斫雕为朴网 | 拔罐治疗风湿 | 华北光学仪器厂 | 丛雨十瑚 | 蓝球过人技术 | 婚礼视频 | 厕所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