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游戏六界仙尊 >> 正文

【海蓝·小说】老党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老党变了。人们都这么说,话语中多少有点可惜。

老党不姓党,姓吴,已经六十多岁了。他是山旮旯村的第一位共产党员,这么多年一直党性原则极强,处处用党员标准丈量着自己的每一步,人们也就亲切地叫他“老党”,至于他姓吴不姓吴,就很少有人记得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人称赞的“老党”,这几年竟然也被钱熏变质了,你说能不让人可惜?!

“唉,这人呀,没处看去!”一些当年和老党一起闹土改的老伙计们,一看到老党的影子就打唉声:“这人咋说变就变了呢?!”

这到底是咋回事呢?

原来,山旮旯村是一个特别偏僻的小山村儿,这几年小山村富倒是富了,可就是太让人憋屈。咋呢?道路不好!别说上省城,就是去一趟县城都费牛劲啦。村里人上城不是骑上两三个小时的自行车,就是赶上马车、驴车的,还得起个大早。不过,这么多年来一直就这样,小村的人们也就有些习惯了,谁也没想到要改变这个交通不便的状况。有时人们也说:“要是这儿通个大客车就好啦!”当然,也只是说说而已。

别人没想到的,老党想到了,而且还是好几年前就想到了。他在全村第一个装备起“驴吉普”,也就是小毛驴车搭上个棚,晴天遮日头,阴天挡风雨,冬天再换上一套棉门帘子,倒也挺暖和的。老党就是靠这“驴吉普”在县城和小村之间跑客运,一次也不多收,单趟五元,来回趟十元,不多,可也不少。

对于这,小村的人们倒也没啥大看法,老党挣钱靠的是吃辛苦,大伙儿花钱了,可也买个方便不是?!

对老党有看法的是,这老党搞这个“驴吉普”客运,还是像他当年一样,特爱叫真儿!钉是钉,铆是铆,谁坐他的车,少一个子儿也不行!在人们眼里,这老党处事越来越出格了。

这一天,正赶上老党拉了一车的人,从县城往小村跑,走到半路,遇上二楞子骑自行车带着他妈从他妹妹家回来。走到这,二楞子他妈心脏病犯了,急得二楞子直跺脚。恰巧叫老党赶上了。老党二话没说,一扬手把全车人都轰下去了。让二楞子把他妈抱上车。就扬开鞭子直奔县城。

到了县城医院,二楞子没带多少钱,老党又给垫上五百多元的医药费,完了,一直忙活到黑,才把母子俩送回家。

对于这事,村里人都说,还是老党本色,学雷锋做好事,连钱都不挣啦。可谁想,这回人们又夸错了。过了不到三天,老党就上门冲二楞子要钱去了。要说二楞子这几年捣腾买卖,钱倒是没少挣,可老党你就好人做到底呗,还上门管人要钱,让人家脸上怪挂不住的。老党脸一黑,啥也不管,就是要钱。结果,二楞子还了五百多元的医药费,还额外掏了二百元的车费。可老党说那一车人的买卖跑了不说,还耽误了好几趟生意,要二百不算多。

“这老党也太‘黑’了!”二楞子逢人就说。他倒不是忘恩负义,他原想过后把老党垫的医药费还上后,再额外给老党一百车费,没想到老党竟然狮子大张口,一下子要了二百!太“黑”!村里人也跟着说。

说归说,老党的“驴吉普”,该坐还得坐,这总比顶风冒雪的蹬自行车强多啦!就这么寒来暑往的,好几年过去了,有人替老党算了一笔账,这几年,老党最起码得挣十多万。而老党钱不管挣多少,还是那一身多年不变的中山装,总也不见换副新行头,吃喝也不讲究。来回跑这客运,赶晌午了,就垫巴个面包,一碗茶水。

人们也都纳闷,这老党攒钱到底要干啥呢?要说给儿子吧,他那三个儿子都不缺钱,个个都是大富户,媳妇也都娶到了家,新房也都盖起来了,家家的小日子都挺红火!别说老党给儿子挣家业,他隔三差五还冲儿子要钱,要完钱也不见他怎么花。怪不?

要说怪,今年开春老党的做的一件事更怪:他又管儿子们要钱啦!老子冲儿子要钱,并不稀奇,令人吃惊的是他老党一张口就每个儿子要了两万块!两万块!三个儿子就是六万啊!这家伙,老党手里掐着二十来万,他到底想干啥?这么多年想钱想疯啦!他老伴十年前就去世了,他一个孤老头子,自己要这么多钱干啥,是不是想娶个后老伴?那也用不了这么多钱呐。

就在村里人都胡猜乱想的时候,老党又做出了一件更令人吃惊的事:老党的“驴吉普”跑得好好的就停运了,老党撂下“驴吉普”说是上省城了。他干啥去了?问他三个儿子,也都说不知道。

半个月后,老党竟雇人开回一辆“黄海”牌大客车。

在人们惊奇的目光中,老党激动地宣布:“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解决咱们村子的客运,但没钱呐。大伙有钱啦,可要大伙凑钱买个车,恐怕大伙不一定干。我就用这个‘驴吉普’把大伙的钱聚拢到一起,买了这个大客儿!现在把这个大客儿交给村上,村里该咋用就咋用!”

老党的话音刚落,乡亲们掌声雷动,老党抹了把老泪“咱们山旮旯村憋屈,一个是缺车,一个是缺条像样的路!有了好路,咱们的日子会更好!我说一句话,不知道大伙能不能听,给不给我这张老脸一个面子,我想咱们大家伙能不能齐点心,把这条闹心的山路修成柏油路。今天我带个头,替我三个儿子每人集资两万元,我个人这么多年也攒了点,除去买车的还剩了一万多,我全拿出来!老少爷们,给捧捧场,把这条路修起来!”“我赞成!我是村支书,感谢老党叔啊,我替村支部谢谢您啦!我拿两万!”,“我也是党员,我拿一万!”,“我拿五千”,“我拿八千”,“算我一份”……一时间,小小的山旮旯村沸腾了……

老党用手摸着头,笑了

治疗癫痫的最新技术
西安癫痫病治疗价格
癫痫病预防方法是什么

友情链接:

斫雕为朴网 | 拔罐治疗风湿 | 华北光学仪器厂 | 丛雨十瑚 | 蓝球过人技术 | 婚礼视频 | 厕所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