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深圳社保公积金 >> 正文

【流年】放弃你实属无奈(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距离产生美这句话人人知道,但也不一定对,距离产生的不一定都是美,有时候随着距离拉长,也会把亲密无间的感情弄得只剩距离没有了美,甚至把二人弄成劳燕分飞。

——题记

你在我心里占据什么样位置我清楚的很,也明白放弃你我的心会很痛很痛、甚至会滴血,更明白放弃你之后我会夜不能寐、食不甘味,甚至痛不欲生,尽管明白你在我心里是那么重要,是那么难以将你放弃,但最终我还是无奈地放弃了你!

自从获知你在大洋彼岸那些情况之后,几个月来一直做思想斗争,对你是否要放弃实令我难以抉择,我曾一度想去A国找你,但一直艰难地徘徊于取舍之间。

蜜友蓝翎见我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天天耐心地开导我,今天一进屋见我又已哭成泪人,当即就气愤地和我发起火来:“你就是天下第一大傻帽,哪有像你这样傻的人啊?心里明知道你们之间已经完了,可还老抱着侥幸的心理,还期望着他会回心转意,你这不纯粹是鬼迷心窍吗?你为了他这么折磨自己犯得上吗……”

“不用你管我,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折磨自己碍着你哪根神经了啊?不愿意呆着就赶紧走……”我一肚子怨气无处可发,只好向蓝翎身上发泄。

“得得得,不说了,你以为我愿意说你啊?我是见你折磨自己的样子感到心疼,走吧,咱们出去走走,免得你在家呆着胡思乱想……”蓝翎说着,拽起我就走。

“我们到郊外南湖公园去散散心吧!喂,出租车!”蓝翎说着,也不问我是否愿意去,便伸手拦住正在缓缓行驶的一辆的士。

被蓝翎拉着钻进车后,也没听清她与司机咕噜了句什么,出租车立即向郊外驶去。

出租车穿过喧嚣的闹市,不一会就把车流如潮的城市甩在了后面,我坐在出租车里,无心欣赏城市一路繁华景色,把头仰躺在坐席靠背上,心绪烦躁地胡思乱想着。

“下车、下车!瞎琢磨什么呢,已经到南湖了啊……”坐在副驾驶座位的蓝翎回头喊了我几声。

下了出租车,与蓝翎并排缓缓漫步于湖畔林荫路上,游人嫌我们走得慢,便三三两两地超越了我们,然后再回头瞥我一眼,还有迎面走来游人,也有人不时地向我投来一种说不清楚的眼神。

蓝翎见我还是萎靡不振的样子,便用商量的口吻说:“走吧,我们去荷花池看荷花吧,现在正是荷花开放的季节,前两天曾我来看过,那荷花真是美极了啊……”

“去哪里随便,又不是我愿意来的,你说去哪就去哪呗!”蓝翎被我噎得瞪了我一眼,然后假装生气地说:“你这人真是一根筋,钻进牛角尖就不出来了,说句粗话,你就是咬上屎橛子给麻花都不换的那种人,你说我怎么会和你这种人做朋友啊……”

“你愿意做就做,不愿意做就拉倒,谁稀罕和你做朋友啊!”我当即就回敬了蓝翎几句。

蓝翎看了看我说:“好好好,我的姑奶奶,是我稀罕和你做朋友还不行吗?我离不开你行了吧?快走吧,我可惹不起你……”

蓝翎说着再也不看我,扯起我手拽着就拐向荷花池方向。

荷花池那里已经围了很多人,有拍照的,有录像的,有驻足观望的,有边走边欣赏的,人们一个个都贪婪地欣赏着池里的荷花,都大声啧啧称赞着荷花的美丽。

虽心里烦闷,但依然被那片怒放的荷花所打动,便情不自禁地驻足观望起来。

正在欣赏着荷花的魅力,突然远处一艘小舟绕过芦苇荡向荷花这里划来,小舟是芦苇荡南岸一旅游景点出租的游船,人们在那里租船来荷花池看荷花的。

小舟缓缓靠近荷花池,被水里拦着的警戒线所阻拦,船上的人只好远远地站起欣赏荷花,我一见他们在小舟上的状态,立即失去了欣赏荷花的兴趣,思绪一下子跌进了一年前与李奇在这里的画面。

三年前大学毕业,与李奇双双来到这座城市,我在一家公司做文秘,李奇则在一家外企公司做企划。

时间过去一年多,也是到了这个季节,也是荷花开得正艳之时,某星期天早晨我刚起来,李奇在电话里高兴地对我说:“小雅,刚刚得到消息,我筹划的那个方案报到总部去了,如果我这个方案能获总部批准、并得以推广的话,对与我们生活将会开创一个新纪元的……”

我一听高兴极啦,这可是李奇在大学时就研究的一个项目啊。

李奇的公司休星期天,我们公司星期天本来不休息,但为了庆祝李奇项目有了好开端,我特意向公司请假陪李奇出来玩,中午在酒店为他安排了庆功宴,饭后我们便租了小舟在湖里划着游玩,最后也划船来了荷花池这里,在这里我们一边欣赏荷花,一边谈论着李奇的前途,憧憬着我们的未来……

不久后李奇获知方案总部已批准,但要调李奇去设在A国的总部工作,让他亲自在总部监督方案实施。

去总部工作是李奇梦寐以求的事情,当他把去总部工作的消息告诉我时,在电话里传出李奇难以抑制的激动声音。

在为李奇高兴的同时,我心里却产生出一种莫名的失落,在李奇要赴A国的前一天晚间,我们心情激动住到了一起,把一个二十四岁完整的我交给了李奇,缠绵过后担心地对他说:“李奇,你现在身价高了,到A国后不会忘了我吧……”

李奇紧紧地搂着我,一边喘息一边嗔怒地说:“说什么呢?我们是认识一天两天了吗?在大学时我们就谈恋爱,时间已四、五年之久了啊,怎么会说忘就忘了啊……”

一听此话,紧紧搂着李奇脖子撒娇地说:“男人容易变心,这是定律,难道你会例外……”

李奇笑着说:“轻点,搂那么紧干嘛啊,你想勒死我啊……”

稍松了一下搂着李奇脖子的手,但依然胳膊挎在他脖子上深有感触地说:“李奇,我真的不愿意让你去总部,我害怕,害怕你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改变对我的情感,我怕失去你……”

李奇却不以为然地说:“放心吧,不会如你想得那样,我怎么会忘了你啊?我在那里如干出了成绩,就会尽快想法把你也弄过去,然后在那里举行婚礼……”

听李奇如此说心里感到稍安,当即双手一伸搂住李奇,用深深的眼神盯着他看……

李奇第二天就去了A国,李奇走了之后,从此明白了什么叫两地分居,明白了想人是什么滋味,明白了什么叫牵挂,明白了什么叫倚门而望,天天盼着李奇的消息,期盼着早日去A国与李奇相聚。

在最初大半年的时间里,我们之间电话频频,不是他打过来,就是我打过去,虽然越洋电话很贵,但我宁可省吃俭用,也不厌其烦地与李奇没完没了地通电话。

慢慢的李奇电话打过来少了,我感觉不对劲,便常常用话敲打他:“李奇,怎么了啊?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啊?是不是在那面有情况了啊……”

李奇则极力狡辩,什么工作忙啊,什么方案实施遇到了问题等等。

我见他这么说,虽然心里有些疑虑,但也没有太充分的理由,故此也不能过深地责备他,只是每逢在通电话时都旁敲侧击地提醒他,让他记得大陆这边还有我在等待着他。

到后来李奇干脆不给我打电话了,在我电话打过去找他时,他则总是有种种理由解释,什么工作太忙啊,什么总部工作不同于国内啊等等,但我总觉得李奇这些解释过于苍白,于是便把李奇这种变化告诉了蓝翎。

蓝翎一听就急了:“我说小雅,你是不是墨水喝多变傻了啊?工作忙会忙到那种程度吗?总部不比国内?总部怎么了?如果总部那么不近人情拿人当驴使,人们干嘛都想去那里啊?他李奇干嘛不回来啊?是李奇出问题了吧?弄不好你还被蒙在鼓里呢……”

我被蓝翎的话说蒙了,愣愣地看着她不知所措。

蓝翎接着说:“我一个同学在A国工作,我明天与她联系一下,让她去李奇总部了解一下,看看李奇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第二天晚间,蓝翎便风风火火地闯进来,一脸焦急地与我说:“电话给你自己听吧,这是我与A国我那位同学通话时的录音……”

录音我还没有听完,便瘫坐在了沙发上愣愣地看着蓝翎,精神恍惚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电话录音里,蓝翎同学说她去了李奇所在的总部,侧面了解一下李奇的现状,他正在与总部一位副总裁的女儿谈恋爱,这事在总部几乎人人都知道……

我一直傻傻地坐在沙发里,蓝翎后来说了些什么我根本没听清,到后来便晕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蓝翎见我晕过去,急忙打120唤来了医生,待我醒来时医生已走,只有蓝翎在我身旁看护着我。

我无法接受这一突来的消息,这消息就如一记重锤,一下子就把我击垮了,几天不吃不喝,整个人几乎已到崩溃边缘,蓝翎唯恐我出现意外,几天来都寸步不离地看护着我……

蓝翎苦口婆心、也不厌其烦地规劝,却怎么也无法令我在李奇对我的打击中走出来,还常常因蓝翎说的那些话我不愿意听而与她吵嘴,有时候气得蓝翎直掉眼泪。

一直就在李奇背叛的打击里挣扎着,弄得自己一天人不人鬼不鬼昏昏沉沉,公司见我无法正常上班,便给了我半年假在家休息,一呆在家里就更陷入了怪圈,昼夜煎熬在与李奇的情感里挣扎着,把自己折磨得如同小鬼一般。

“喂,又犯傻了是不是?回家吧,你看看都什么时间了啊?观赏荷花的人们都回去了啊。

还挣扎在与李奇情感纠葛中煎熬,突然听见不远处蓝翎在喊,抬头一看,可不是吗,不知何时,那些看荷花的人已经走得所剩无几了。

蓝翎喊完过来扯起我手说:“本来想带你出来散散心,你可倒好,在这里又犯起傻来了,走吧,回家吧……”

被蓝翎拽着,一脸茫然地看着远处的城市,精神恍惚地一步步向家里挪移。

新疆专科癫痫病医院
小儿晕厥会是癫痫病吗
羊癫疯有的治疗吗

友情链接:

斫雕为朴网 | 拔罐治疗风湿 | 华北光学仪器厂 | 丛雨十瑚 | 蓝球过人技术 | 婚礼视频 | 厕所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