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什么银饰品牌好 >> 正文

【江南小说】色·诫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她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人。一转身,一投足,均是入画的一景。花了一年的时间,把她追到了手。

他说:“我会很快跟她离婚,让你名正言顺地成为我的老婆。”

她边替他系好领带边不在意地笑了笑,说:“你自己看着办。”对于所谓的名分,她似乎不太在意。

她大方、懂事、不任性,这也是让他着迷之处。

(二)

他毫不避讳地带着她出席朋友间的聚会。每当看到朋友欣羡的眼神,他的内心总会涌起一股自豪感。她是他的所有品,是他炫耀的资本。

回到他们的家中,她坐在梳妆台前,不紧不慢地卸起妆来。他坐在旁边,一眼不眨地看着她。

她问:“卸妆后的我,你还一样喜欢吗?”

他走上前去,伸出双臂,圈住她,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亲,说:“只要是你,我都喜欢。在我眼中,无论卸妆前还是卸妆后,你都是最美的。”

他没有说谎。她的确很美。卸妆前的她优雅高贵,卸妆后的她清纯可人,都是那么地吸引人。

“一张美丽的脸,可未必是真的。”

他看着她,眼神有些疑惑。“整容整出来的脸,当然不是真的。”

她笑了笑,说:“整容整出来的脸有一部分是真的。我说的那种,可全是假的。”

他更加困惑了,玩笑道:“你最近是不是看鬼片了?”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说:“我最近在看《聊斋志异》,刚好看到《画皮》。那个美艳女妖的脸,是画出来的。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这张脸只是一张人皮面具,如果我的真实面目是一个青面獠牙的鬼,你的这颗心就会像王生的一样,被我吃掉。”

他抬起右手,细细地在她的脸上抚过。“如果你真的是女妖,我宁愿为你堕落。”

她轻笑出声,温柔地催促他去洗澡。看着浴室的门打开又关上,嘴角的笑意逐渐变得暧昧,渗着一股说不出的寒意。她伸出手,滑过眉心、鼻梁、嘴唇。手指触碰过的地方,像是被刀腕过一般,出现一道狰狞的裂口,甚是恐怖。

她抬起手抚向冰冷的镜面,喃喃自语:“真是可惜了这张倾国倾城的脸。”

(三)

阳光明媚的下午毫无预警地下起了瓢泼大雨。他走进一间咖啡厅,拭了拭被雨水打湿的西装,嘴里不忘咒骂几句。向店内张望了一圈,他走向角落的一张桌子。一个女人坐在那边。

坐在女人的对面,他从公文袋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到女人面前。“签了吧。”他甚至不想跟女人多说一句话。

“离婚协议书”五个字赫然映入眼帘,女人的表情很是哀伤。她看了看一脸决绝和无情的男人,没有说话,颤颤巍巍地拿起笔,签下名字。

目的达成,男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咖啡厅。他连一声“再见”都吝惜地不肯给予。

女人坐在原位,咬着下唇,眼泪滑落。她从来不知道,这个曾经与她海誓山盟的男人,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对她如此绝情。什么天长地久,什么永不分离,抵不过第三者的一张脸。

(四)

女人不得不承认,他的情人很美,用“倾国倾城”四字来形容也不为过。她不仅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人,也是她见过的最美的女人。在她面前,女人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永远不会变成天鹅的丑小鸭。

“陈太太,这么突然地把你叫出来,真是不好意思。”

“我已经和他离婚了。”对于曾经无比熟悉的“陈太太”三个字,现在听进女人耳中,如同讽刺一般。

“抱歉。”她放下勺子,抿了一口咖啡,继续说道:“我不会跟他结婚。”

女人惊讶地看着她。她不跟他结婚,为什么要让他与自己离婚?

像是看透了女人的想法,她说:“我没有让他跟你离婚。这是他一厢情愿的决定。”

“一厢情愿?”她的措辞让女人蹙了蹙眉,“你不爱他?”

她摇摇头,“不爱。我谁也不爱。”

“你……”女人开始担心,他是不是被她骗了。

“告诉你一个秘密。”她坐到女人身边,一脸神秘地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跟我在一起的男人都不得好死。车祸、跳楼、割脉、吞枪,各种死法都有,而且,死的时候都很痛苦,死后的模样都很难看。”

女人用双手紧紧地捂住嘴,才勉强没让自己发出尖叫声,看向她的眼神,充满了恐惧。

她笑了笑,似乎对女人的反应很满意。她继续说道:“我这次叫你出来,是想跟你商量一下,给他挑哪一种死法。”

“你……”女人全身颤抖,额上渗出冷汗。

“我给他挑了三种死法,你在这其中挑一个吧。跳楼、车祸和一氧化碳中毒。”

“我要报警。”女人发抖的双手想要从手袋里拿出手机。

她拿过女人的手袋,说:“没用的,你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企图谋杀他。再告诉你一个秘密,警察会把他的死亡归结为自杀。”

“他有什么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杀他?”

“他没有对不起我,他对不起的人是你。他背着你在外面找了那么多的女人,你不恨他吗?”

女人被问得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女人摇摇头,说:“刚开始的时候的确很恨他,但后来就不恨了。我不恨他,更不想让他死。”

她蹙了蹙眉好看的眉,有些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他那样对你,你竟然不恨他?”

女人看着她,突然平静下来,“你没有真正爱过一个人吧?如果你有,应该会理解的。我爱他,已经爱到骨子里了,所以,我能包容他的一切。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回头的。”

她微侧着头,眼睛怔怔地看着桌面的某一处,似乎在认真思考女人的话。过了一会儿,她摆摆手,说:“算了,我也不劝你了,你们人类就是走不出情爱的怪圈。不过,我决定做的事是绝对不会更改的。”她又凑近女人的耳边,“后天晚上十一点二十三分,在你的家门口,他会出车祸而死。等待欣赏一场死亡大戏吧。”说完,她径自离开。

女人狠狠地在自己的手背掐了一把,很痛,让她清楚地知道刚刚那场对话不是一个梦。

如果那个奇怪的女人说的是真话,那么,她该怎么办呢?

(五)

“你疯够了没有!什么她要杀我,她那么爱我怎么会杀我!”他一把推开抓着自己手臂不放的女人,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像只濒临发狂的野兽。

女人头发散乱,脸上还留有未干的泪痕。她踉踉跄跄地走上前去,拉住他的手臂。“那个女人很奇怪,你离她远一点,不然她会害死你的。”

“她会害我?我疯了才会相信你的鬼话。她想害我,是你想害我才对吧!”

“不是,是她亲口对我说的。她说她要杀了你。这是真的,求求你相信我吧。”女人近乎哀求地劝着他。

男人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再次甩开女人的手,把她推出门外。

女人被保安拉着离开了他的公司。她狼狈地走在街上,嘴里不断重复:“她会杀了你。她真的会杀了你。”

(六)

“你真的不相信我会杀了你?”听他像是讲笑话般讲完了整件事,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她凑到他的身边,揽着他的手臂问。

他笑了笑,说:“当然不相信。”

她仰起头,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印下一吻。如果他这时抬头看一下后视镜的话,他就会看到她嘴角那抹令人不寒而栗的笑意。或许,他就不会那么肯定地回答她的问题了。

“我们去你前妻家里吧,找她说清楚。”她突然提议道。

提起前妻,原本上翘的嘴角拉了下来,他有些不耐烦地说:“跟那个疯女人有什么好说的。”

“我不想让她误会我。我们过去吧,就一次,好不好?”

在她的半娇嗔半认真的请求中,他调转车头,向他曾经的家的方向开去。

她坐直了身子,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十点五十分。她给女人发了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很简单,只有六个字。“好戏即将上演”。

(七)

车刚开进小区,他就看到等在门口的女人,厌恶的情绪一下子涌了上来,嘴里咒骂了一句。

女人在那里站了二十三分钟了。手中握着手机,全身止不住地发抖。见他的车驶了进来,女人的身体一下子绷紧了。

十一点十三分。

她指着女人,说:“她好像知道我们会过来。”

冷笑一记,他准备转弯。她突然扯了扯他开车的手,撒娇道:“你看看我。”

他放慢车速,笑着转过头。一瞬间,他的嘴大张着,眼睛圆瞪着,似乎连呼吸都停止了。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是什么东西?用东西来形容一点儿都不为过。披散的长发,流着血的双眼,破裂的嘴唇,还有脸中间一道从眉心一直延伸到下颌的裂缝般的伤痕。他全身僵硬,面无血色,像是死了般定定地看着这个比鬼还恐怖的存在。

车速虽然减慢了,但还是直直地撞上了前方的树。一阵刺耳的声音,惊醒了不远处的女人。她跑过去,看到满头鲜血的他。他的表情,像是看到了极度恐怖的东西。女人惊慌无措地摇着他,叫着他的名字。可是,他一直保持着惊恐的神态,似乎没有了呼吸。

车上的时间,定格在十一点二十三分。

(八)

他没有死。车祸后,他被及时送进了医院,命是保住了,却成了一个植物人。女人每天守着他,照顾他,跟他说话。医院的人都说,她是个好女人。

一年了,他的病毫无起色。女人没有放弃,依旧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她的脸上,多了很多细纹。

五年了,他还是一动不动地躺着。女人坐在床边,看着他,给他念当天的新闻。她的背微弓着,十指如枯柴般干瘦,脸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

放下报纸,女人叹了口气,说:“求求你,醒来吧。医生说我得了肝癌。我活不久了。如果我不在了,谁来照顾你呢?”女人伏在床边哭了。

一直僵硬的手突然动了动,他的嘴也微微地动了动。

“小姐,请问你是来看望病人的吗?”

她摇摇头,说:“我想,我走错地方了。”她再看了一眼病房里的两人,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他醒了。”说完,她脚步轻快地离开了。

年轻的护士走进病房,自言自语道:“真是个奇怪的人。”

听到声音,女人擦干了眼泪,问:“谁啊?”

“一个长得很美的女人,在病房外站了好一会儿。我问她是不是来看望病人,她说不是。她还说,病人醒了。”

很美的女人?女人看向病房外。除了阳光点缀的走廊,什么也没有。

突然,护士吃惊地说:“他……他真的醒了!”

女人转过头,看到他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她微张着嘴,眼泪滑落。她走上前去握住他的手,泪眼朦胧地看着他。生怕一眨眼,他又一动不动了。

“对不起。”他张张嘴,语气微弱。

“醒来就好。”女人说。

脑外伤癫痫怎么处理
癫痫持续性发作药是什么
如何治疗癫痫能否治好

友情链接:

斫雕为朴网 | 拔罐治疗风湿 | 华北光学仪器厂 | 丛雨十瑚 | 蓝球过人技术 | 婚礼视频 | 厕所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