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高血压如何预防 >> 正文

【丹枫】碰瓷的新娘(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看着躺在身边睡得脸色绯红的妻子,和两个可爱的女儿,我忍不住低下头吻了一下妻子水润的唇。

“干嘛?不睡觉,讨厌。”她竟然醒了,睁开了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由于刚醒,一睁时,眼皮出现了三层。她睡眼迷朦伸手在我赤裸的身上柔柔地打了一下,一翻身又睡了。

“你太辛苦了,睡吧。”我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她如瀑般的长发,不由得眼前又出现了,认识她的那个冬天。

四年前,进了腊月的东北天冷得刺骨,狗呲牙的小北风一出门就把本来穿得不厚的衣裤打透了,还好买了辆二手的捷达车,上大学时学的土木工程系的我,后又改成了房地产开发,在一个私营的企业当了一名设计师。住宿的地方是和朋友合租房离单位太远了,单位附近的出租屋太贵了,只好到远一些的外环,租了两室一厅的六楼。离公交车站也有一段距离,一狠心,在工作的第三个年头,终于有了辆自己的车,一晃这台车陪我四年了。夏天还好,冬天早上打火有时费劲,得靠朋友的电瓶来对一下火。

这几天几乎天天会接到妈妈的电话:“海,你奶奶病了,天天盼你今年过年能领个媳妇儿回来,说她临死能见着孙子媳妇儿,死也能闭上眼睛了。”

怎么办?这媳妇儿又不是什么物品,想买就能买到,那是个人,上哪里去找?而且离过春节只有一个月了。

下了班的我吃过了晚饭,我的晚饭只是一碗面条而已,太不爱做饭了,天天早上楼下小吃铺,一屉小笼包子,一碗粥,一碟小咸菜。中午单位吃盒饭,晚上有时出去和朋友AA制,多数是自己煮点面吃一口算了。

“江海,我出去了,小兰让我陪她。”朋友说完兴冲冲出门了。

“噢,知道了。”我心里酸溜溜的。

我也下了楼,进了刚停下不久的车里,一拧车钥匙,车启动了,由于刚跑了一段路,车里还很暧和。

我漫无目的地开着车在大街上行驶着,晚上车比白天少了不少,行走的人却络绎不绝,一对对的夫妻,还有领小孩子的有说有笑的,穿着捂着严严的走在人行道的两边。大街上可以说是霓虹辉煌,夜色阑珊,比白天美不胜数。

一处广场上更是人流不断,一曲民族风正响在上空,一群三四十岁的大姐,大妈们在随着旋律迈动着脚步,周围围满了人,在撮手呵嘴地看,还不时垛着双脚。

我也把车停在了一处空地,也走进了这个不太大的广场里,看一看地下摆的鞋子和挂在衣架上的各种衣物,这些做买卖的真是不怕冷和吃苦,脸捂得只露两只眼睛,帽子口罩上全是白霜。

还有一个临时的舞台,台上正有两个年青人唱歌,穿得非常少,尤其是那个女孩子,只穿条打底裤,一条小短裙还不过膝盖,一件薄薄的外衣还短到肚脐上,脸上涂抹着浓浓的妆,也看不清脸冻得是紫是红了,不过听声音,唱得确定好,旁边放着各种的小电器,豆浆机,压汁机,电饭煲之类的,是为这些做宣传的。

我在广场走了一圈,实在太冷了,小跑来到车前,上了车,直奔宿舍而去。

十多天了,就这样过去了,习惯成了自然,天天晚饭后的我必须到这个小广场来转一圈,回舍后设计我的图纸,等朋友回来后侃上几句,然后上床睡觉。

自从我把妈妈的话告诉他之后,朋友几乎天天会劝我,租个女友回家过年,圆了奶奶的心愿。我惊讶万分,问他,女友还能租,简直是笑话。他听过哈哈哈地一顿大笑,笑我又土又傻,念书念傻了,学的这个系也是一个女生都没有的,和尚班。现在的社会用钱什么都可以搞定,只要看你舍不舍得花钱。

眼看快到小年了,单位廿八放假,妈妈也有好几天不来电话催我了,说奶奶成天迷迷糊糊的恐怕要过不去大年了,我的心猫抓的一样急,想回去看奶奶,公司到年末天天加班,周六周日都不休了。从小父母常年出外打工,奶奶一手把我带大,本来七十多岁的奶奶身体很硬朗的,为啥生病了?问爸妈,妈说是前几天屯子里有几个和我一般大的小伙子,陆续都当爹了,连续办了好几天的酒席,奶奶去吃的,回来就没乐呵过,还说,念书有啥用,不如人家种地的,老早当爹。天天吃不下饭,唉声叹气地发愁,一来二去就病了。

想想自己真的是没用,更是不孝,奶奶还没等享受到我的福,就有了病,生死难料,我不能在身边照顾也罢了,三十多岁的人了连个媳妇儿都没有,连让她看上一眼的机会也做不到。为了奶奶,我做了个决定,租个媳妇儿回家过年。

“妈,其实我早有女朋友了,处半年了,没和家里说。这次领她回家过春节,带回去给奶奶看。”给妈妈发了条短信后,我匆忙下楼,趁今天公司三周才有的一个礼拜日,去一下朋友说的那个人才中心,物色一个“女友”。

开着车听着导航仪的一遍遍的指标,等着红绿时不时地行站,道上的车一天比一天多,行人也是,都在置办着年货。终于在导航仪告诉前行一百米,左拐二百米,一处较偏僻的路口处,我缓缓行了一百米。

就在我刚拐上这个路口时,突然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人倒在了我的车前,我的第一反应,赶紧一踩刹车。果敢断定,我绝对没有碰撞到她,离她有半米左右,我十分清醒意识到,“坏了,遇上碰瓷的了。”下了车的我赶紧四下看了一下,相信这里应该有监控摄像头的,可是这里真的人烟稀少,还没有安监控。

“对不起,这位……同学。”在我弯下腰的那一刻,一张白净红嫩的脸展现在我面前,是个二十来岁的漂亮女孩,长长的头发似瀑布凌乱地垂盖住了半个脸,听见我的声音后,偏躺在地上的身子动了一下,一只手臂拄在地上,坐了起来,还向后挪了一下靠在了我的车上。另一只冻得略显红嫩的手,把遮在半边脸上的头发往耳后送了送,整个脸非常的迷人,大大的眼睛,红红的嘴唇,莹润水嫩,白白的牙正咬在嘴唇上,细细的眉毛蹙着,眼里流露出痛苦的表情。

“你怎么开车的,过叉道为啥不减速?”非常柔嫩的声音,和她的容貌相配。

“我根本没撞到你,离你最少有半米远的。”我有点忽略掉了刚才的想法。

“啥也别说了,大家伙也都看见了,是你把我撞倒的也好,是我为躲你滑倒的也好,你看怎么办吧?我的腰疼得不能动了。”女孩试着动了一下,马上疼得,唉呀,唉呀地叫了两声,眼睛里满是可怜。

“这女孩不像是碰瓷的,看她像个学生。”“这世道,没哪看去,越看不像的越是,这小伙子怕要倒霉了,这大过年的,咋啥事都能遇上。”路上的行人陆续地围了不少,人们纷纷议论。

“那你说怎么办吧?”我心里盘算,这租女友的钱够不够赔她的,她可千万别讹诈我太多,不行就报警。

“我不会讹人,但你得陪我上医院检查,医院说没事,我就不要你一分钱。”女孩十分痛苦地说。

“那好吧,我真没有多少钱,你看我开的车就知道。”我心说,你要真是碰瓷的,也算你眼太拙了,没选好了对象。

“行,只要能陪我上医院就行。”女孩想要自己起来,我赶紧上前扶起了她,这时才发现她身上的这件雪白的羽绒服,此时除了土就是灰,还有下身的牛仔裤上也是土,一双平底靴子上的一只上蝴蝶结妆饰,已经掉在了路面上,一个单肩的挎包也甩在了旁边,看来她不像是装的。

“小伙子,你可要注意,她万一以前身体有病,那你可要摊事了。”一个围观的大爷悄悄地在我把女孩扶进车后,关上了车门,回身刚要打开前门时说了一句。

“谢谢大爷提醒。”我心里也没了底,上了车的我耳边还有人群中的声音介入。

“这快过年了,出门可千万注意,现在的社会,啥事都能遇见。”

“没事别出门,也别乱说话,走吧,散了吧。”人们见我的车远去了,也渐渐散了。

“我不会讹你的,看得出来你也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学生。”女孩子主动说了一句。

“是的,才毕业。你是个学生?”我没敢说自己已工作七年了。

“我毕业了,工作一年。”女孩的眼里有种失落。

“噢,我还以为你是个学生呢。”我觉得她顶多不超过二十岁,非常的年轻。

“是么?”她只说了两个字。

“你老家在哪?”我不知为啥问了一句。

“辽宁。”她又只说了两个字。

“噢,不远。”我从反光镜里发现她把刚刚抬起的头又低下了。

“咱们,不用上大医院,上个小一点的诊所就行。”她又说了一句。

“那怎么可以,必须好好检查一下。”我忽然觉得她好像要和我说什么话,欲言又止的眼神很奇怪。

“我真的没事,刚才是装的。”她说完眼睛盯着反光镜,此时车已开到了医院门口。

“你说啥?”我把车停在了医院指定的停车位上。

“我不下去,我没伤着哪。我……是有事求你!”女孩的脸红得像个富士苹果,眼睛里还有几份羞涩。

“你……求我?”我吃惊地对着反光镜说,并指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对,我想找个人帮我做一件事,所以就找到了你。”女孩子抬起来头,眼睛里的羞涩少了一些,被坦诚代替了。

“找人办一件事,找到了我……什么意思,能说清楚一些吗?”我再一次感到迷茫。

“我……我想领个男朋友回家过年,可我一直没处对象,家里还逼婚……所以我就想了这么个办法。”女孩子吞吞吐吐地说完后,怯生生地看了反光镜一眼,低下了头。

“什么?”我以为我听差了,耳朵出了毛病。

“我说的是真的,我想找个人做我的男友回家过年,这样爸妈就不会逼我嫁给从小指腹为婚的那个人了。我一直在骗他们,我有男朋友,可我真的没有。”女孩这次说得流畅干脆。

“那你为啥会这样做?万一碰伤了哪里,万一我不是可以帮助你的那个人咋办?”我还是有些怀疑这个女孩子的话,不会和我那么像吧。

“其实,你是第二个了,一个小时前是一个长辈。”女孩竟捂着嘴在偷着笑,还用眼睛瞟了一下反光镜。

“亏你想得出来,真聪明,学什么专业的?”我忽然想多了解她一些,还很想知道现在的社会为啥还有指腹为婚这个说法。

“我是师大毕业的,现在在一所私立学校任教,呶,这是我的名片。”说着她从挎包里拿出了一张名片。“冯娜。”我第一眼只注意了一下她的名字。

“是的,这回相信了吧,答不答应了?如果答应我,必须是无偿的,还有到了我家,人前要装出十分亲热的样子,人后必须保持住一定的距离。”女孩子十分认真地说,好像确认我一定会同意她似的。

“我不能答应你的这个要求,你会怎么样?”我就在瞬间有了一个想法。

“你敢不答应我,我……我会去住院,住到过年……过年也不让你回家团聚。”冯娜眼神有些慌乱,想了一下马上结结巴巴地说了几句。

“哈哈哈哈,用这威胁我,但让我答应你可以,必须你得先答应我的条件,要不然……”我把话咽了回去。

“不然怎样?”冯娜脸上布满了复杂的表情。

“不然,我就送你到警察那里,告你要讹诈我。”我十分认真地说了一句。

“我没有……也不会承认的,你别吓我。”冯娜瞪大了眼睛狠狠地向反光镜里看了我一下。

“我有证据,在你上了我的车之后,我已把手机的录音打开了,录下了全部的过程,包括你刚才威胁我的那番话。”我说完,打开我的手机,按了一下录音,里面是我俩在车上所有的对话。当我扶她上车后,便多了个心眼,怕万一真是个碰瓷的可咋办,留下个证据是非常必要的。

“你……好卑鄙。”冯娜想了好久觉得这两个字很适合我。

“是,聪明……”我开心地笑了,露出一整口白白的牙。

“你说出你的条件,太过份的话,我宁可和你上警察局,也不会答应你的。”冯娜的眼睛里有了坚定和挑衅的光。

“我绝对不会提出过份的要求的,放心。”我偷偷地瞟了一下冯娜,眼中有一丝的小坏。

“快说,别磨唧。”冯娜有些心急。

“我的条件和你的一样,答应我,做我的女朋友,先和我回家过年。过完年后,再上你家见你的父母,哪天我来定。”

“爸,妈,奶奶,这就是我的对象,冯娜。”廿九下午太阳快落山时,我和冯娜双双回到了家。本来廿八我就放假的,可冯娜是廿九才给学生补完课的,她是利用学校放假期间,做了名家教的。为了等她只好廿九下午才开车往家里赶,上午又和她相约在一个商场门口,购置了一些年货。还给她家也准备了一些礼品,毕竟咱是男人,做事大量点,我觉得这次我真的是捡了个大便宜,一分钱的租金没花,就能领家个这么漂亮的女孩,真的太划算了。给她家买的那些东西,也没花上五百块钱。她自己还买了些糖果之类的小食品,还说从小就爱吃这些东西,又挑挑选选地买了两件毛衫,和一条牛仔裤。她今天换了一件棉服,黑色长长的下摆,用带子系的韩版的那种,一条黑色带隐格的裤子,裤腿肥肥的那种,八分长,正好露出她的高筒靴子。她把原右脚那只还在的蝴蝶结也摘了下去,昨天的那个掉了的忘捡了。我觉得她就是个衣服架子,不管什么衣服穿在她身上,都是那么的美,她在试穿每一件衣服时,我都在想,如果我将来有钱了,如果你真的能嫁给我,我一定会给你买你喜欢的衣服的,现在理智告诉我,她只是你借用来的女朋友。

儿童癫痫怎么治能好
宁夏癫痫中医医院
山东的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

友情链接:

斫雕为朴网 | 拔罐治疗风湿 | 华北光学仪器厂 | 丛雨十瑚 | 蓝球过人技术 | 婚礼视频 | 厕所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