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挂壁鱼缸 >> 正文

【流年】存在(短篇小说)_29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有些犹豫地一件件脱下自己的衣服,就那么赤身裸体地站在林一帆的面前,此刻,他就像第一次听我说出我的名字一样有些激动,我看得出来。虽然那个表情稍纵即逝,但我仍然捕捉到了他眼神里的疑惑。林一帆走到窗前,把紫色窗帘轻轻地拉拢一些,将夕阳挡在帘子的后面,使它们不是那么特别强烈地刺我的眼睛。

在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我有一种想逃的冲动,但我看着面前这个成熟的像谜一样的男人,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这个欲望。

林一帆是美术学院的讲师,教大三,而我在别的城市读音乐系,所以跟他,不曾有过任何交集,要不是因为江紫菱,也许,今生我都不会这样站在他的面前。

“紫,紫萦,请稍微扬一下你的下巴,眼神飘向远处,表现出一种神往。”林一帆用他那磁性的嗓音对我说。我心里想,神往,是的,我是很神往,我最大的神往就是让你在这个暑假里爱上我!

“好,坚持下别动,现在的状态正是我想要的!”林一帆快速地在他的画布上描绘着,温情体贴的声音柔柔的,几乎俘虏了我的心。我甚至想到,或许,江紫菱当初就是这样被他的声音和温情所俘获,然后,就成了他的爱情的俘虏!

半个小时后,林一帆终于停下画笔,拿起一条白底绣着紫色郁金香的浴巾小心翼翼地披在我身上,尽量不让自己的手指触碰到我的肌肤,然后轻声对我说:“去冲个凉,穿好衣服,我带你出去吃饭。”

我很想拒绝他,但张开口说出的却是:“好。”我逃跑似地冲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在镜子前仔细审视自己因慌张而有些潮红的脸,心里不由恨起自己来。难道我忘记了这次来的目的了么?不,我不要,不要就这样刚刚一个回合就被他打败,我一定要坚持,一定要查出紫菱究竟是怎么死的,我恨他,恨眼前这个迷人的男人!

迅速洗去身上的细汗,我裹好浴巾出来,更衣室里,林一帆已经把我那条镶紫色蕾丝边的黑色连衣裙摆好,甚至,甚至,连我的紫色文胸和小内裤也为我摆放好!一股莫名的冲动使我几乎要转身对他坦白,坦白我这次来的目的,我心里暗暗地想,这样心细如发、体贴入微的男人,再差,又会差到哪里呢?可是,紫菱给我写的信使我放弃了这个念头,也许这是个道貌岸然的家伙,那么,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疼痛,什么叫悔恨!我在心里诅咒着。

“小心台阶。”在下楼梯的时候,我的高跟鞋没踩稳,倾斜的身子被林一帆利落地一把抱住,使我半躺在他的怀里。

我使劲一挣,一下从他的臂弯里挣脱:“喂,你放手啊!”

林一帆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我说:“对不起,白紫萦,我,我失礼了。”林一帆的大度,倒使我有些尴尬,我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裸体都让人家看了画了,刚才他只不过是为了不使我摔倒才扶了一把,这样的我,会让他爱上才怪,我恨恨地责备自己。

那天,是我第一次给林一帆做人体模特,他找模特的消息是跟江紫菱同在美术学院读书的乔巧告诉我的,我们一直都有来往。乔巧说,林一帆早就想在假期画一组叫做“回忆”的油画,于是,我就趁放暑假来应聘。

在十几个女孩中,我因为有着完美的身材和他需要的外形与眼神而被林一帆留下来:“就是你了,眼神真干净,如一弯清澈的溪水,身材也像,除了头发。你叫什么名字?”林一帆盯着我的眼睛问。

“我叫……”我想说,我叫江紫菱,但是那样我怕他警觉起来,就打消了要说这个名字的念头,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叫紫萦。”

“什么,你叫紫菱?”林一帆竟有些激动,他一下子从椅子里弹起来,就那么直视着我,像被定身法定住一般。

我深吸一口气,心里有些莫名的伤感和小小的满足:“我姓白,叫白紫萦,不是紫菱。我喜欢紫色,那个颜色一直萦绕在我的心间,尤其喜欢紫色郁金香,因为它的花语是永不磨灭的爱情。而且,紫色代表着优雅、温柔、深沉、性感与虔诚,更代表着永恒,在基督教里,紫色也代表着一种忧伤。”

林一帆低头用手揉了揉太阳穴,叹了一口气:“哦,是啊,喜欢紫色的人骨子里有着骄傲、浪漫、孤独与神圣感,我比较喜欢紫色薰衣草。”

“是么,薰衣草的花语是找到爱情,它美丽又神秘,也会使人为之心醉,其实,紫色也代表着胆识和勇气,既有威胁性也有鼓舞性!”我盯着林一帆的眼睛,毫不逃避地与他对视。

“那么,我想画一组叫做‘回忆’的油画,需要有人来配合,你的外形跟我心目中的那个女孩儿很搭,你介意做我的人体模特吗?”林一帆直截了当地问我。

我脸色微红,虽然临来的时候就已经清楚这种工作,但是现在,我心里还是有些踌躇,于是傻傻地问他:“就是,就是全裸的那种么?”

林一帆似乎看出了我的矛盾和挣扎,就礼貌地对我微微一笑,露出他那整齐洁白的牙齿,轻声对我说:“假如你觉得不行也没关系,只要告诉我一声就好了。”

我仰视着他,看到他脖子里的喉结在上下滚动,不知怎么,突然就想起了紫菱,知道林一帆在等我回答,就故作无所谓地对他冲口而出:“可以,没问题,我可以的。”

“好,明天我们就开始,你在我家住,反正我这里好几个房间,我一般都会住在画室里。假如你会做饭的话,也可以买菜自己做,那样我每天给你……”林一帆考虑着还没有说出价钱,我就接口道:“先不要谈钱,这一个月吃你的住你的,我给你做模特,等最后你觉得满意我们再谈别的。”

“这,怎么可以呢,你不怕我到时候赖你的帐吗?”林一帆似乎感觉很不可思议,他微蹙着眉头,几天没刮胡子的脸显得有些沧桑,但却有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说实话,他实在符合我心目中选男朋友的标准。不过我并不怕他赖帐,到时候,恐怕他连哭的力气都没有,光剩心痛了,哼,走着瞧吧!我在心里想。

林一帆没请我吃大餐,而是带我去吃那种街边小吃,不过我仍然吃得有滋有味,不只因为小吃的味道别具特色,也因为他细致入微的照顾。我很享受他带给我的这种感觉,使我沉迷其中,难以自拔。假如他不是林一帆,假如我的到来没有任何目的,我想,我应该会爱上他!

此刻,我情愿暂时忘记来找他的初衷,把这种来自异性的温情细细品尝,细细咀嚼。我甚至羡慕起他的那些学生来,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跟江紫菱一起报考美术系而非要去读什么破音乐。

夜里,林一帆让我先洗澡,给我铺上新的床单和枕巾,还给我找出一条新的紫色夏凉被,安排我睡在最大的一间卧室,而他把自己关在画室。画室的灯通宵亮着,也不知道他在里面做些什么。

我关了台灯,躺在床上想着林一帆,也想着紫菱,好多事情千头万绪,像一团乱麻缠绕在我心中,现在,我必须把这些都理清理顺。

是的,我是来复仇的,替紫菱复仇,我要让林一帆爱上我,然后,我再抛弃他,使他品尝到这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半年前,我收到紫菱写给我的第一封关于她恋情的信,就被她和那个叫做林一帆的男人之间的爱情故事而深深感动!那天,我一个人在学校偌大的礼堂里弹着吉他,反复演唱自己写的那首《曾经沧海》——

茫茫人海我们相遇

一不小心爱上了你

我把一颗心儿交出

你可懂得如何珍惜

我期待那天长地久

你说彼岸风景旖旎

就在你转身的瞬间

我的心儿早已破碎

事过经年岁月老去

是谁把谁刻在心底

那天你把我扔在风中

迈开脚步毅然离去

云都知道我的伤痛

天也为我下起小雨

哦,曾经沧海

难为水

曾经沧海

难为水

你是我眼中泪一滴

为了拥有我不哭泣

哦,曾经沧海

难为水

曾经沧海

难为水

你是我掌中沙一粒

握得越紧我越失去

茫茫人海我失去你

天各一方没有消息

我无法将心儿拼凑

只好任由它去破碎

我等不到天长地久

惟有把爱埋在原地

就在失去你的时候

我的心也化成了灰

时光匆匆斗转星移

是谁把谁放在心底

我如今依然站在风中

翘首期盼你的回归

风都晓得我的思念

落叶替我吟诵诗句

哦,曾经沧海

难为水

曾经沧海

难为水

你是我眼中泪一滴

为了拥有我不哭泣

哦,曾经沧海

难为水

曾经沧海

难为水

你是我掌中沙一粒

握得越紧我越失去

正唱得投入,礼堂门口有人喊我:“白紫萦,你的信!”

“谁来的?”我抬头看是李荭洁,她的手里拿着一封信对我摇,就依然弹着吉他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我最怕这种时候被人打扰。

“哦,是,是江紫菱,从美术学院寄来的。”李荭洁很胖,因为是跑过来的,所以有些气喘,说话也断断续续。我一听是紫菱来的信,立刻在吉他上弹出一串音符,便跑过去拿信,迫不及待地撕开封口抽出信瓤儿来看。

紫萦,你最近又有新的作品了吗?得知你写的歌曲在校园里传唱,我心里就为你感到骄傲,你现在可以说是个小有名气的词曲家了,下次见面,可要记得给我签名哦!

紫萦,我爱上了一个人,他叫林一帆,高大帅气,是我的老师。你不知道他的嗓音多么迷人有磁性,你也不知道他那张沧桑成熟的脸让多少女同学为之倾倒,真的紫萦,我们学校的女生,谁都禁不住林一帆微微一笑!紫萦,我几乎都不敢让你见他,因为你实在太优秀,太美丽,他见了,就凭他那浪漫不羁的性格,保不住会爱上你呢!我这样说你生气的话,见到我时掐我脸好了,我绝不反抗。

紫萦,你也该放下身段,品尝一下爱的味道了吧,你不知道,爱情,该有多么美好,多么让人迷恋!紫萦,我的手边有一本日记,不敢跟他说,我就在日记里写他。好了紫萦,林一帆来找我了,他在敲门,我去开,下次聊。

信就此打住,没有开始也没有结尾,这是紫菱的习惯,这丫头从不拿我当外人,有什么高兴或烦恼的事,都给我写信诉说,即便是初中和高中那些年天天守在一起,她也喜欢以写信的方式跟我交流,到现在这个习惯也没改,放着电话不打,依然不停地给我写信。而我一封都没给她回过,有事也在电话里跟她说,我嫌写信麻烦,速度还慢。

现在,我觉得我能够理解紫菱当初为什么那么傻,对她和林一帆的爱情那么执着那么坚持,因为这个该死的林一帆,真的太与众不同,太让人渴望接近他、得到他。我知道我在他面前裸露身体他为什么会惊讶,那是因为我的左臂有一颗红色朱砂痣,而紫菱左臂相同的位置,也有一颗。我深知,他的惊讶不是因为我,是因为我跟紫菱之间那点相同。

当年我读初中是住校的,正好跟紫菱分到一个宿舍,大家说我们就像孪生姊妹,不但名字都有个紫字,身材和容貌也都长得很相似,一样的高挑,一样的肤色和一样灵动的眼睛,除了紫菱是短发,我是长发,实在没什么很大的不同。更让人吃惊的是,在我们洗澡的时候,乔巧发现我们的左臂都有一颗朱砂痣,她指着我们大喊,像是看到了怪物:“天呐,再像也不带这么像的,你们想打击死谁呀?大家快看她们两个的左臂!”

李荭洁看到后取笑说:“喂,紫菱,紫萦,你们要小心了啊,这颗朱砂痣就是你们的守宫砂,哪天让我看到谁的没了,就说明那个人出了问题。”

“啊,该死的李荭洁,我打死你,让你胡说,我让你胡说!”紫菱往李荭洁身上不停地撩着水,而我心里却想,假如这真的是守宫砂的话,恐怕这辈子,我都不会失去它!因为我既是地道的完美主义,害怕那么美好的东西毁在我的手里,爱情在我的心里就不会再那么神圣神秘,不愿打破那份美好;其次也似乎对爱情有着先天的免疫力,始终不敢触碰,所以,让我失去守宫砂应该很难。

晚上睡觉,紫菱总爱钻进我的被子里,比着我们的那两颗朱砂痣,傻笑着问我:“紫萦,你说,我们怎么长得这么像呢?会不会我的爸爸或你的爸爸,跟我的妈妈或你的妈妈,曾经有过一段我们不知道的情缘,然后就有了我和你,我们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姐妹呢?”

我掐着紫菱的脸蛋骂道:“哎呀,你这孩子怎么满口胡言呢,你傻不傻,这话也是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说得出口的么?”

“饶了我,紫萦,我很珍惜我的容貌,就怕人掐我脸,留疤了你要对我负责,将来你娶我哦!”

小小的紫菱紧紧搂住我求饶,她的话让我心里一片温润,索性随着她胡说八道:“我对你负责的,紫菱,假如明天你的守宫砂没了,我会对你负全责!”

“啊,这次你真是讨打,看你比我说的还离谱儿!”紫菱用她的小手来掐我的脸,我拦挡着不让她得逞,嘴里还笑骂道:“臭丫头,别想对我下黑手,你掐了我,难道就不用娶我对我负责吗!”我们这么一闹,大家就都跟着起哄,总是弄得宿舍管理员来敲我们的门,大喊着安静安静,我们才有所收敛。就这样,从初中到高中一路相伴,我和紫菱是学校里一对耀眼的姊妹花,也是好多男生追逐的对象,只是,我们谁都没有谈过一场恋爱,我知道,我们心里对那些毛孩子不感兴趣,他们就像还没到季节的青苹果,酸酸涩涩的,不合胃口。

癫痫病急救措施有哪些
癫痫病的常规治疗方法
癫痫发作时掐人中管用吗

友情链接:

斫雕为朴网 | 拔罐治疗风湿 | 华北光学仪器厂 | 丛雨十瑚 | 蓝球过人技术 | 婚礼视频 | 厕所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