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挂壁鱼缸 >> 正文

【军警】七天(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呼——呼——”列车经过隧洞发出的声音把昏昏欲睡的秋芬惊醒过来。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查看放在眼前的提包,看到包里的东西一样不少,她这才松了一口气.莫非真是年纪大了,怎么就迷迷糊糊睡着了呢?秋芬在心里埋怨着自己。这也难怪,自从大前天接到三丫头晓凡的电话,激动地她几天都没睡好觉呢。秋芬把包再一次往自己身边挪了挪,直到确保不会丢掉才放心。其实,提包里并没有贵重的金银财宝,只是一些三丫头爱吃的葵花籽,柿子而已,也许这些东西随处可以买到,但意义却不同。柿子是公公亲自从老家的树上摘下来的,葵花籽是婆婆带病连夜给三丫头嗑好的,他们知道,他们的孙女儿最爱吃这些,这是老人的一片心啊,怎能称量它的价值呢?

秋芬没有儿子,就三个女儿,公婆偶尔也会因为没有孙子传宗接代而唉声叹气,三丫头晓凡却或多或少的弥补了他们的遗憾。晓凡性格温顺,文静,不像两个姐姐似地和爷爷奶奶犟嘴,刚会走路的时候,她就知道给爷爷奶奶端饭,深得两位老人的喜欢。小学、高中到大学,她没让秋芬夫妻操一点心,公公婆婆也特别喜爱这个孙女。婆婆曾私下交代秋芬,说三丫头太温顺,怕将来会受欺负,最好是就近找个工作,再招个上门女婿,这样她能有家人照应着,免得受苦,秋芬夫妻老了也有依靠。然而,事情并不像他们所计划的那样随心所愿。大学毕业的晓凡竟然在离家很远的青海省找了一份工作,这一去就是大半年。不仅秋芬和老公为她担心,就连公婆也天天挂念。每次打电话说要去看看她,她总推脱着工作忙,去了她没时间陪她们,她还说工作很顺利,过的很开心,可秋芬知道,在外面打工有多不容易,她更知道自己的三丫头即使再苦也不会说的,因为她怕家人担心。大前天接到三丫头的电话,竟然邀请秋芬和老公到她工作的地方看看,这无疑让家里人感到激动,公婆坚持要秋芬夫妻俩一同去三丫头工作的地方看看孩子,但秋芬夫妻把两个老人放在家里又不放心。有心想让大女儿二女儿照看老人,可是大女儿,二女儿都成了家,又有自己的工作,没时间照顾老人。犹豫再三,只好让秋芬一个人前去了。交代好家里的一切,又向单位请了一星期的假,这才匆匆忙忙搭上了青海的列车。

手机响了,是三丫头发来的短信:“妈,坐车很累吧?你放心的睡一会儿,我看着时间呢,到站了我打电话叫醒您!”秋芬心里一阵温暖。结婚成家以后,家里、单位两点一线,她很少有机会出门,更别说单独出远门了,刚上火车的时候,她还有些胆怯,毕竟是孤单的一个人。现在她不害怕了,看着女儿发来的短信,好像她就在自己身边一样。

十多个小时过后,秋芬收到了女儿晓凡发来的第五个短信:“妈,睡了吗?车快要进站了,收拾好东西准备下车吧。别怕,我就在出站口等您!”

从列车上下来,已经是夜里一点多了,天空一片漆黑,只有旁边的壁灯发着亮光。秋芬随着下车的人流急急忙忙向出站口走去。大半年没见到三丫头了,她想早一些见到她最挂念的宝贝儿女儿。

“妈——!”顺着声音,秋芬看到一个又瘦又小的女孩向自己走来。这是她的三丫头吗?她的晓凡不是白白的胖胖的吗?秋芬不相信地揉了揉眼睛。

“妈,好想您啊。”晓凡拉着秋芬的胳膊说:

“坐车累吧?我在这里要了个房间,咱先吃点饭休息一晚,天明了再走。”

“三丫头,你怎么瘦成这样呢?妈都快认不出你了。”秋芬心疼的看着晓凡,答非所问。

“瘦了吗?我倒不觉得!”晓凡看到妈妈心疼的目光,轻松地说道,忽然看到妈妈眼眶里溢满的泪水,赶忙补充道:

“瘦了好,省的减肥!我这不是在贪长个子呀,您没看我精神多好吗?”

躺在车站旅社的床上,望着身边的女儿,秋芬又好多话要问,却又不知从何问起。倒是晓凡,一口气把家里人问了个遍,就连大女儿刚出生的小宝宝也问到了,这让秋芬觉得三丫头没变,她还像小时候一样,牵挂着家里,想着家人。

“妈,您怎么老看着我啊?看的人家都不好意思了!”从见面到现在,秋芬的目光一直没有从女儿的身上离开过,她不知道女儿为何变得又黑又瘦,她不知道女儿这大半年吃了多少苦?想到这些她就心痛。

“三妞子,你做什么工作?累了咱不干了,回家到咱那里找个轻松地活儿做,一切都有我们呢。”秋芬没有回答晓凡,而是劝着女儿回去。

“哪有累啊,我很开心呢!至于什么工作,现在保密,明天到了您就会知道了。妈,不早了,咱还是睡一会儿吧,您坐了一天的车了,休息一会儿天明又要坐车了。”

望着身边熟睡的女儿,秋芬怎么也睡不着,看不够。小时候的一幕幕出现在她的眼前:婆婆嗑着瓜子,她那双肉嘟嘟的小手撮起一大把往小嘴里填的贪吃相;她吃柿子吃得满脸都是的可爱样儿......忽然秋芬后悔起来:真糊涂,刚才怎么没把带来的瓜子让三妞子吃呢?

清晨,破旧的大巴在崎岖的山路上缓缓挪动着,走走停停的启动,让从不晕车的秋芬一阵眩晕恶心,这是什么鬼地方,连个宽敞的大路也没有。此刻,秋芬开始怀疑晓凡工作的地方不像她所说的那样好了,她甚至想调转回头,把女儿一块带走。

“妈,很难受吗?喝点奶压压就好受了。”晓凡一边说一边把临上车买的一瓶奶打开盖递给了秋芬,秋芬还没接过来,胃里就觉得翻江倒海似的难受,早上吃的饭连同胆汁一块吐了出来。

漫长的一个多小时过后,终于捱到了下车。被折腾的浑身无力的秋芬在晓凡的搀扶下,蹲在路边的野草上休息了一会儿,有气无力地问:“三丫头,你到底在做什么,还有多久才能到啊?”

“妈,到了您就知道了。再稍等一会,有人会来接我们的。您看这里空气多新鲜,景色多美,在咱老家哪能看到这些啊?”晓凡的这番话这才让秋芬抬头观望起了周围,刚跌进十月,四周的杂草树木还透着绿意,衬托着一片片的红叶树,还有叫不上名字的紫色果子在阳光的照射下发着亮光。这里的景色确实不错,空气也够新鲜,可一想到颠簸的痛苦,秋芬还是心有余悸。

“偶尔新鲜一下,当做调剂散心还可以,要是长久居住在这里岂不是太寂寞荒凉了点儿?”秋芬的话让晓凡沉默不语,不知道给怎么回答妈妈的话,幸好听到了摩托车的声音。

“阿姨,我叫文刚,是晓凡的同事。让您久等了吧?咱这就上车走,很快就到家了。”

在这样的旷野小路上,也只有摩托车最方便了,没多久,车子在一大片平坦的旷野上停了下来。

“阿姨,到了。一路上一定累坏了,您先进屋休息一会儿。”文刚礼貌地招呼着秋芬。

秋芬环顾着这片地方,南北对面有两排新建的青砖房子,中间是一大片草坪,东西对面有两个用木棍搭成的篮球架子。看样子这里是个学校。

尽管秋芬想到了晓凡工作的地方的艰苦,但她没有想到会如此的艰苦,她既生气又心疼,她怎么也不明白,一个堂堂的大学生怎么会到这个地方工作?在家附近随便找个工作也比这里强一百倍。她想质问女儿,又碍于文刚在场,只好满面不高兴的随着进了“家”里。

所谓的家,就是十几张小床有序的摆在一起,旁边一张大床像是新打制的,还没有上漆

“妈,您先躺下来休息一会儿,我去给您倒杯热水喝。”

“我去!你陪阿姨说说话!”

文刚出去了,屋里就剩下秋芬母女俩。

“告诉我,你做什么?”秋芬生气的说。

“教师啊,这不是学校吗?”晓凡知道妈妈生气了。

“这像是学校吗?这么荒凉,什么都没有!”

“妈,这已经不错了,刚来的时候,这里都是土坯房呢,你不知道,这里的人家有多贫困,这里的孩子有多渴望上学读书!”

秋芬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她也有同情心,哪怕是要她捐钱救助都可以,或者让她来受苦也可以,可她却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呆在这里!要知道,三丫头是公婆的牵挂,是秋芬夫妻的心尖儿宝贝儿,从小到大何时受过这种苦啊?不行!这次说什么也要带女儿离开这鬼地方,她怎忍心让女儿在这里受苦下去呢?最坏的打算,即使女儿回去不能立刻找到工作,他们一家也能养得起!

“那么多人呢,哪会缺你一个?我可不忍心留你在这里受苦,我要带你回家!”秋芬不容晓凡插嘴,坚决的说。

听到妈妈要带她回去,晓凡着急了,冲着秋芬高声地叫道:“妈,您怎么这样呢?都像您这样想,谁来教这些孩子们呢?这里是苦点儿,可我觉得充实开心!”

秋芬像不认识似的盯着晓凡看:在家的时候,无论大小事情,都是他们说了算,三丫头从来都是温顺地接受,更不会埋怨他们一句。今天,她竟然冲她吼叫起来了!想想她每次往家里打电话时,都说她的工作条件如何如何好,秋芬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你不是说你的工作条件很好吗?你不是说你的工作很轻松吗?我没想到,我的宝贝女儿长本事了,会顶撞妈妈,欺骗我们了!”

见秋芬气的满脸通红,晓凡赶忙拉着妈妈的胳膊歉意地说:“妈,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该高声顶撞您,也不该欺骗您。可我不是怕您们为我担心吗?”

“你这样我们就不担心了吗?看你现在都瘦成啥样了?回家要我怎么向你爷爷奶奶交代啊?”秋芬一边说一边流泪。

“妈,求您别哭了好吗?您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有啥不好交代的?”看到妈妈流泪了,晓凡轻轻地摇着妈妈的胳膊。

“水来了,阿姨趁热喝吧!”文刚端着茶缸子走了进来,看到秋芬脸上的泪水,问晓凡

“阿姨怎么了?”

没等晓凡说话,秋芬急忙说:

“没什么,沙子吹到眼睛里了。”

“阿姨,要紧吗?我帮您吹出来吧。”老实的文刚竟然相信秋芬的话了,放下杯子就要洗手帮秋芬吹眼睛。

“不用,一会就好了。”秋芬慌乱地拒绝着,一旁的晓凡也给文刚使了个眼色。

这时,秋芬的手机响了,是晓凡的爸爸打来的。看到屏幕上老公的号码,秋芬刚平静地心又开始激动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对老公说,她怕她会忍不住哭出声来。见秋芬这样,晓凡接过妈妈的手机走出去按下了接听键:

“爸!奶奶还好吗?”

“好多了。怎么是你?你妈呢?她还好吗?”

“坐了一天的车,妈累了,在休息呢。来我这里了,您还不放心吗?”

“放心,怎能不放心呢?那就不说了,让她好好休息吧。”

听到女儿说谎的顺溜劲儿,秋芬觉得她的三丫头确实变了。放心,这样的女儿能让她放心吗?

门外传来了女儿和文刚的对话,尽管他们声音很低,但秋芬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阿姨怎么了?”

“看这里条件太苦,心疼我了,要带我回去呢。”

“你准备怎么办?回去吗?”过了一会文刚问。

“当然不回去了,我怎么舍得这里的孩子呢?我想先让妈妈在这里停几天,等明天开学看到这里的孩子们,她会同意我留下的。”

听到他们的对话,秋芬知道,三丫头是铁了心要留在这里了。秋芬不禁着急起来。要搁以往,她几滴眼泪一定会打动女儿的,可现在女儿变了,眼泪对她是不起作用的。但无论如何她也不能把女儿留在这儿,她要尽快想办法带着女儿离开这里!

如果闲来无事,这个时侯能在遍地野花绿草的山间游玩观光也不失为一种享受。然而秋芬一心想要带女儿离开这里,哪有心情品味这些啊?她推说累了要休息,整整一下午都是在床上度过的。她闭着双眼,脑子却在不停地转动着。可是,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个带走女儿的好办法,反而想着想着睡着了。秋芬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饭的时候了,学校的老师也全部到齐了。其实,所谓的“全部”,加上晓凡、文刚一共四个老师,其他两个女孩离家较近,过星期可以回家的。晚饭是那里人最普遍吃的尕面片。看着碗里清一色厚厚的面片儿,秋芬的食欲立刻消失了。

“妈,您尝尝,这是尕面片,咱老家没有的。”晓凡看秋芬不动筷子,解释说。

“阿姨,听晓凡说,您做得饭菜不仅有营养而且又好吃,颜色搭配的也很好。这两天过星期,也没顾上去买菜,就剩些萝卜干儿了。我做的不好吃,您先凑合着吃一顿,明天早上就去买。”看着这清水煮出来的面片,文刚有些歉意。

“我妈可是做饭的高手,她做的饭可好吃了!”晓凡不知是哄秋芬高兴,还是替文刚解围。

“阿姨,什么时间也给我们做一顿,让我们也一饱口福。”另外两个老师一边吃饭一边说道。

“没问题!我替我妈答应了。”为了缓和气氛,晓凡可是费尽了心思。

“妈,您不会不答应让我在同事面前丢面子吧?”晓凡一边拉着秋芬的胳膊一边撒娇地问。

秋芬勉强挤出一丝微笑算是回答。

夜幕渐渐落下,覆盖了花草,覆盖了绿树。晓凡在对面的房屋里和同事们商量明天的课程安排,秋芬一个人在屋子里呆着。此刻周围显得格外寂静,静得能听到针掉地上的声音。这样的安静,让秋芬觉得孤单害怕。她想去找晓凡,又怕打扰他们。只好重新躺在床上。可是刚躺下,胃又开始疼了。上学时家里穷,在学校天天都吃玉米面萝卜干儿,以致落下了胃病。不用说,一定是因为又吃了萝卜干的缘故。

枕叶癫痫能得到很好的治疗吗
羊角风的症状都有些什么
癫痫的遗传和护理是怎么回事

友情链接:

斫雕为朴网 | 拔罐治疗风湿 | 华北光学仪器厂 | 丛雨十瑚 | 蓝球过人技术 | 婚礼视频 | 厕所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