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爱之初体验吉他 >> 正文

【丹枫】后妈(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躺在床上的我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老公出差了,得明天晚上能到家。

“呵呵呵呵……”忽然躺在我左手边啃着自己小手睡了的儿子,竟笑了起来,憨憨傻傻的,好可爱,我轻轻探起身,在他的前额上亲了一下。

回身又看了看右手边酣睡的女儿巧柔,给她的毯子向上拽了拽,她真的太像七岁时候的我,虽然她比那时的我小了三岁,比我懂事,但同样的可怜。泪水竟模糊了我的视线,思绪让我又回到了过去。

十六年前的一个中午,十四岁的我吃过中午饭,肚子不舒服,赶紧上了卫生间,就在离开坐便刚想按水阀冲的那一刻,我吓坏了,坐便里是鲜红鲜红的血。

“妈妈,快来……”惊慌失色的我大喊了一声。

“怎么了?思雨,这么大声?”正在客厅拖地的妈妈赶紧放下拖布,小跑进了卫生间。弟弟上幼儿园中午不回家,晚上妈妈接完我再去接他,我俩离得有一段的路。

“妈妈,你看,我尿血了。”此时的我觉得内裤里粘糊糊的,很不舒服。

“啊,思雨,别怕,这是女孩子的正常反应,你是成人了,来月经了,从今天起,我的思雨就是大姑娘了,再不是小女孩了。”妈妈竟高兴地上下打量着我,眼圈却有些潮湿。

“妈妈,我不会死吧?”我害怕的眼里充满了泪。

“当然不会了,过三四天,就好了,不过它会月月来这三四天的,妈妈会把今天的日子给你记上的,下个月让你提前有个准备。”妈妈边说,边进了我的卧室,从衣柜里找出来我的另一个内裤还有一条牛仔裤和一件粉底黄花的衬衫。

“来,思雨,妈告诉你咋弄这个。”妈妈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一张卫生巾,她耐心地教我怎么把卫生巾贴在內裤上,还告诉我别担心,卫生巾非常好用,决不会弄脏和弄透裤子的。临我上学时她还千叮宁万嘱咐的,“千万别吃生冷食物,辛辣的也不许吃,看做下病根。”

“谢谢你,我的妈妈。”今天的我还是要再说一声,是您的爱心呵护,让我在那个充满伤心的日子里,有了幸福感快乐地度过了我的青春岁月。妈妈虽然没有生我,却把一个母亲最伟大的爱给了我。

在我七岁的一个夏天,我的亲生母亲在骑着电动车驮我上姥姥家的途中,被一辆卡车刮倒,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就离开了人世,当时的我也是被送进了医院,还好只是皮外伤,住了三天院回来的我,家里永远的没有了妈妈。痛哭大声地嚎叫,让我的声音变得嘶哑。

那时的我,正在上幼儿园大班,马上就要上小学了。原来是妈妈天天接送,因妈妈是一名中学的教师,她的学校离我的幼儿园很近。爸爸几乎没去过几次我的幼儿园,自从妈妈走了,爸爸把奶奶接了过来,照顾我的起居,接我上下学,爸爸在一个国企的单位上班,还经常要出差上外地。

在我印象当中,奶奶很陌生,奶奶不是经常来我家,她常去姑姑家哄表弟,那时的表弟只有三岁,奶奶有点重男轻女,见我是个丫头片子,她和爷爷都不太喜欢。

“文海。”爸爸叫王文海,奶奶在妈妈去逝后的一个月,吃晚饭的时候,边嚼着饭边对爸爸说:“文海,秀慧她老姨家的佳玲子还没找对象呢,赶明等秀慧烧完百天,我托个人给你介绍介绍去。”我的妈妈姓马叫秀慧。

“妈,秀慧才没,您说这干啥?我当初选择了秀慧,对她的情也断了。”爸爸责怪地看了奶奶一眼,眼里却有一种我说不出来的神情。

我也恨奶奶,干嘛要给我找后妈,虽然她说的那个小姨我认识,妈妈带我去过姨姥姥家,是给姨姥姥过生日,那个小姨当时也在,可喜欢我了,我也挺喜欢她的,觉得她很漂亮,但我不想要后妈谁也不可以。

“奶奶,为什么要给我找后妈,我不要后妈……”话还没说完的我大哭了起来,筷子也放在了桌子上。

“唉!你这孩子,奶奶是心疼你和你爸,这家没个女人,哪像个家?奶奶也不能老在这,家里还有鸡鸭鹅狗的,你爷爷自己从来没做过饭,这家不知道造啥样了呢!”奶奶连打了几个唉声,也把筷子放下,抹了抹脸上的泪,又把我搂在怀里,用粗糙的手擦了擦我的脸。

“妈,要不让爸也来吧,家里的鸡啥的卖了算了,这也够住的。”爸爸眼睛通红,进了卫生间,取来了一条毛巾递给了奶奶。

“那哪行呢?我和你爸在农村都住惯了,他爱抽烟,一上这来受拘束,抽烟得上楼道。他还嫌楼闷,走惯了的他,不能来,来了还不得急出毛病来。”奶奶边说边收拾着碗筷。

“妈,今天我刷碗,您歇着吧!”爸爸撸起了袖子,眼睛里满了愧疚。

“这家务,哪是老爷们干的,唉,我来吧。”奶奶从爸爸手里抢过碗筷,推着他出了厨房。

三年后,爸爸真的把表姨张佳玲娶进了家。

自从表姨进了家,我被爸爸从学生宿舍接回了家,在校住了两年半的我,学会了独立,变得孤僻了许多。更不爱说话了,常用敌视的眼睛看所有的人,奶奶我更不喜欢了,心里常常在恨她,是她鼓动爸爸娶的表姨。在爸爸娶表姨那天,她乐得大概比爸爸娶妈妈那会还高兴呢。

家里有了女人,就有了热乎气,我冷清的家屋里变得温馨多了,凌乱的房间,被表姨收拾得整洁干净,她把我的床铺通通换上了崭新的被褥,床单,就连我卧室的窗帘也换成了我最喜欢的粉色。

自从我回来,每天表姨会早早地把饭菜做好,叫我起来洗脸吃饭,爸爸不在家时,她会接送我上下学,一天三遍。每次都会用她软软又暧暖的手紧紧攥着我的小手,好像怕我丟了一样,还在路上经常告诉我:“阿姨不来接你时,在学校多等一会,别急,千万別和陌生人走,认识的也不行,除了爸爸和阿姨,知道吗?”“知道了。”我不耐烦地看了看她,心说,“这个我早就知道,还用得着你告诉,假的吧,恨不得我丟了呢吧?”那时的我心里只有一个概念,后妈都是坏女人,都是白雪公主里的那个恶皇后变的。

一晃爸爸和表姨结婚快半年了,从他们结婚那天,到我搬回家住,我没叫过她一声“姨”,对她没有任何的称呼。

没事从不和她主动说话,为这事爸爸多次趁表姨下楼买菜或上超市买日用品时,会问我:“思雨,为什么不喜欢小姨?她对你多好,天天为你做饭,接送你上下学,还陪你写作业,双休日带你逛街买你喜欢的花裙子。不用你叫她妈,为什么连声阿姨都不肯叫?”

“表姨对你多好,亲妈妈也会有管教你的时候,都是为你好。”等等一些话。

“我不会叫她妈妈的,永远不会。她是装的,她是后妈,后妈都坏,反正我不喜欢她。”我几乎每次都会这样回答爸爸。

“为什么这么说?小姨是真心喜欢你的,不是所有的继母都像童话片里说的那样的。你太让爸爸失望了,为了你,她都想放弃做母亲的权力,思雨,你还小,爸爸不怪你,等你大了你自然会懂了的。”爸爸的眼神里常出现责怪忧虑和无奈。

“文海,我有点想家了,想我妈了。”又过了几天的晚上,我想上厕所,正好路过爸爸和表姨的房间,听见表姨和爸爸在说话。

“对不起,佳玲委屈你了,为了照顾思雨,让你受累了,家都很少有空回了。真的我今生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爸爸的声音。

其实表姨在我双休日时提过几次,要领我上姨姥姥家,我一直说不去,所以表姨只好留在家陪我,还打电话告诉姨姥姥,她最近忙接了几单子的活,等忙完了这阵子,一定回家看爸妈。

“哼,你把妈妈早都忘了。”我当时听到了爸爸这句话,首先想到了妈妈。

“文海,千万别这么说,不管当初还是现在,我都不后悔,真的是心甘情愿的,也从来没有怨过你。”表姨的声音,柔柔的,

“但我一直觉得自己违背了自己的心,选择了自己不爱的,而把爱的抛弃了。”爸爸的声音里充满了伤心。

“过去了,不要再提了,秀慧姐当初爱你的心不比我少。”表姨竟提到了妈妈。

“可她不应该以那么卑鄙的手段,她明明知道我爱的是你,你还是她的表妹。”爸爸的声音变大了,显然非常激动。

“小点声,别把思雨吵醒了。干嘛现在还放不下,人已经走了,说这些干什么?爱一个人如果到了一定的程度,是不会在乎亲情的,爱是自私的。”表姨的声音很低。

“当初要不是为了孩子,我是不会和她结婚的,她也许就是抓住了我的这个弱点,太在乎名声和孩子了。”爸爸的声音也压低了一点。

“就是,一切为了孩子,别在纠结了,看看思雨,有这么漂亮的女儿多好。”表姨的声音里带着甜。

“可她不喜欢你,这是我最难过的,你为了她所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为了她,本来自立的你全身心的守在这个家,连自己怀的孩子你都想打掉,你是不是太傻了,把自己当成了这个家的保姆了。”表姨没和爸爸结婚之前,在一家私人的服装厂缝制服装每个月下来少说也有五六千块的收入,在二十几岁时她就自己能养活自己了,还添补家里。现在只是偶尔在家裁做几件亲朋好友的服装,在干完家务和送完我上学之后,当时的我真的太不知道妈妈的辛苦了。

“千万别让思雨知道我怀孕了,我真的现在不应该要这个孩子,怕思雨不能接受。”表姨的声音。

“先不要管思雨,现在必须要好好保住这个孩子,你已经三十五岁了,是个高龄产妇了,以后生更会有危险了,我哪天和思雨说,不管她接不接受,都要告诉她。”爸爸的声音很坚决。

“但愿思雨不反对我给她生个弟弟或妹妹,但愿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对思雨的爱不会减少。我现在就是想让思雨能开心的生活,让她有一个欢乐的童年,让她觉得妈妈依然在身边,唉!我不知道我怎么样做,她才能快乐起来。”表姨的话,充满了心酸。

“佳玲,你对思雨的爱不会变的,真的,或许会少了一些分给了这个孩子,所有的母亲都会这么做的会的,母亲都会爱她每一个孩子的。但愿思雨有一天一定会体会到你的心的。睡吧,肚子里还有宝宝,好好休息,白天家务也多,以后尽量少干点,千万别再缝制服装了,身体重要。”爸爸说完后,屋里安静得没有了声音。

泪水不知什么时候淌满了我的脸,也许是妈妈没了的三年里,我一下子长大了许多,十岁的我真的懂得什么是感动。

自从那天起,我不太那么讨厌表姨了,其实我真的一直也不曾讨厌过她,只是不喜欢后妈这个称呼。

表姨的肚子一天天的大了,我真的又开心又担心,开心自己会有个弟弟或妹妹。担心的是,能不能像表姨说的那样,她有了自己的孩子,会不会变了对我的爱。

“思雨,乖,快吃饭,吃完饭阿姨送你上学校。”表姨的肚子像扣个锅一样大,爸爸说表姨快生了,还打电话让姨姥姥来,姨姥姥有病了,腿风湿,照顾不了表姨,没办法。爸爸又给奶奶打了电话,奶奶乐颤颤地答应了,说明天来。

“小姨,你别下楼了,我自己能去。”我不知道怎么叫了声小姨。

“哇!思雨叫阿姨小姨了,小姨好开心,不行,你太小了,怎么能自己走的,小姨没事的。”早上是爸爸送我的,这几天都是爸爸早上送我,中午小姨接送,晚上也是小姨去接。依爸爸中午不让我回来吃饭的,直接在学校算了,省着小姨挺个大肚子一天得跑好几趟,可小姨说啥不让,她说,自己当锻炼了,小心一点啥事没有,学校食堂的饭菜不如家里的好吃,中午吃完饭,在家还可以午睡。

“小姨,小心。”我居然担心起小姨来了。

“没事,小姨知道,思雨别乱跑就行,等车停了咱再过去。”小姨紧拉着我的手,五月份的天,空气干燥突然来了一阵风,我头上的小花帽刮掉了,这时的小姨的头发正好挡住了眼睛,她松开了我的手,我一下子去追赶那顶轱辘辘正在滚着的花帽子,那是妈妈生前给我买的,我非常喜欢。它竟然上了马路,这时候我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眼看一辆车嗖的冲到我身边的那一刻,吓傻了的我也不知道躺闪了。

“思雨,小心。”我耳边传来了小姨的声音,紧接着我的身体被她推出了车道,趴在了路边。又听见:“这小孩子,不要命了?”是司机踩住了刹车,下来扶起了跪在地上的小姨,当我爬起来,挪动被摔痛的腿再去看小姨时,发现血从她的裤角往下淌。

“快,大伙让开,给120让道。”这时的交警早来到了现场,也早有好心人拔打了120电话。

不一会小姨被送进了医院,这离医院只隔一个路口,傻了的我也被交警抱上了120的车,也上了医院。

后来爸爸匆匆忙忙赶来,满头满脸的是汗,看了我一眼,问了声:“思雨,你没事吧,千万别乱跑,爸爸去看你表姨。”然后就去了护士推小姨进的那个房间。

“去吧,爸爸,我再也不乱跑了。”我怯生生地说了句,也不知知跑进抢救室的爸爸听没听见。

“小姨,会像妈妈一样的死了的,一定会的。”站在离小姨进去的那个房间不远的我,已经不知道哭了,紧咬着嘴唇,心里十分害怕。

走廊里人来人行,人们都在回头回脑看着我,还小声议论着什么?她们多数是和小姨一样的,挺着个大肚子,有的扶着墙在慢慢走,有的有人扶着在走,有的房间里还有小孩子的哭声,“嘎嘎嘎”的好吓人。

看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
癫痫治疗最好的医院
武汉治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

斫雕为朴网 | 拔罐治疗风湿 | 华北光学仪器厂 | 丛雨十瑚 | 蓝球过人技术 | 婚礼视频 | 厕所系列